海岛娱乐

      <kbd id='qafa'></kbd><address id='qafa'><style id='qafa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qafa'></button>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重點關注

    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- 新聞中心 - 重點關注
          人民日報:“2018中國企業500強”榜單公布
          2018-09-12

          中國已經連續多年成爲世界500強新進企業最重要的培育“搖籃”

          世界一流企業應該擁有高質量的産品和服務,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核心技術和國際知名品牌,具有行業領先的盈利能力和經濟規模,具有很強的全球配置資源能力

          9月2日,“2018中國企業500強”對外公布。打開榜單分析報告,中國大企業上榜世界500強的數量從上年的115家增至120家,僅比美國上榜企業數量少6家,穩居世界第二;排行榜上中國內地企業數量約是10年前的3倍。

          “我國已有部分企業在一些産品和技術方面達到世界一流水平,但在人才、品牌、文化、商業模式等方面,特別是創新能力、標准話語權、國際公認度等方面,真正成爲世界一流的企業仍然爲數不多。爭創世界一流企業任重道遠,需要我們敢做善爲、奮起直追。”中國企業聯合會、中國企業家協會會長王忠禹說。

          中國企業入圍世界500強的數量在增長,世界地位也穩中有升

          中國的跨國大企業,這一年的進步有多大?

          与历史对比,9月2日公布的“2018中国跨国公司100大” 显示,入围门槛为72.22亿元,比上年增长17.49%;且海外资产占比、海外营业收入占比、海外员工占比分别为18.79%、20.86%、9.76%,较上年分别提高2.78、1.32、0.77个百分点,海外资产与海外收入持续快于海外人员增长,成为推动国际化经营的主要因素。

          與國際對標,入圍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數量繼續增加。在“2018世界500強”榜單上,中國內地上榜企業爲107家,比上年增加2家。中國內地和美國企業占世界500強將近一半,合計數量爲233家。日本上榜企業以52家跟隨其後,後面依次爲德國、法國和英國。

          看發展潛力,“2018世界500強”共有33家企業首次上榜或重新上榜,其中10家來自中國內地,包括招商局集團、雪松控股、象嶼集團、兖礦集團、鞍鋼集團、首鋼集團、中國太平保險集團、泰康保險集團、河南能源化工集團、青島海爾。

          “中國已經連續多年成爲世界500強新進企業最重要的培育‘搖籃’。”中國企業聯合會首席研究員缪榮說。

          不僅是入圍世界500強的數量在增長,中國企業的世界地位也穩中有升。

          中國企業的國際排名整體上升。上榜世界500強的120家中國企業中,除13家新進榜企業外,有60家中國企業排名上升,平均上升了43.78個名次,其中53家內地企業排名平均上升了45.91個名次。

          位居行業世界前三的中國企業明顯增多。“2018世界500強”中國內地企業涉及28個行業。在這28個行業中,有32家中國企業進入行業前三,比上年多2家,尤其是在商業銀行、工程與建築、房地産3個行業,中國企業囊括了行業前三。

          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布局继续优化。缪荣介绍, 2017年,我国企业共实施完成海外并购项目341起,分布在全球49个国家和地区,涉及国民经济18个行业大类。

          品牌国际影响力持续增强。在英国评估机构Brand Finance“全球品牌500强”的榜单中,中国品牌所占比例已经从10年前的3%升至2018年的15%,上榜品牌总价值从2008年的923亿美元增至2018年的9115亿美元,10年间增长近9倍。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“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”中,中国首次进入前20名,位列第17,排名提高5位,是前20位中唯一的中等收入经济体。

          中國大企業國際化程度、效益水平、技術創新能力仍有待提高

          中國大企業確實表現不俗,然而差距也比較明顯。

          “一般来说,世界一流企業應該擁有高質量的産品和服務,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核心技術和國際知名品牌,具有行業領先的盈利能力和經濟規模,具有很強的全球配置資源能力。与这样的标准相比,我国企业存在较大差距。”王忠禹说。

          ——盡管體量龐大,但國際化程度明顯落後。

          《2018中國企業500強分析報告》顯示,“2018中國跨國公司100大”的平均跨國指數只有15.8%,不僅遠遠低于“2018世界跨國公司100大”的平均跨國指數61.91%,而且也低于“2017發展中國家跨國公司100大”的平均跨國指數37.32%。

          “中國跨國公司的海外資産、海外營業收入、海外員工的比例都急需提高,海外經營業績也亟待改善。”缪榮介紹,“2018中國跨國公司100大”的平均海外資産比例、海外營業收入比例、海外員工比例分別只有18.79%、20.86%與9.76%,而“2018世界跨國公司100大”則高達62.15%、64.93%與58.65%。

          ——盡管體量龐大,但企業效益仍有待提高。

          “2018中國企業500強”的營業收入利潤率、淨資産收益率分別爲4.5%、9.6%,比世界500強低了1.8個百分點和1.3個百分點;世界500強平均利潤38億美元,中國500強約爲其1/4。

          即便是將同爲世界500強的中國企業與美國企業相比較,在效益層面,中國企業追趕的步伐也需要加快。美國企業人均銷售收入53萬美元,約爲中國企業的1.6倍;美國企業人均利潤4萬美元,是中國企業的2.35倍。

          ——盡管體量龐大,但技術創新競爭力仍然不強。

          “近年來,中國企業500強的研發強度呈現不斷提高的態勢,但與國際大企業相比仍明顯偏低。”缪榮說,“2018中國企業500強”共申報發明專利34.55萬件,比上年500強大幅增長51.72%,增速較上年提高了31.79個百分點。然而,“2018中國企業500強”專利總量中,發明專利占比僅爲36.16%,盡管比“2013中國企業500強”提高了10.65個百分點,卻遠低于歐美日等發達經濟體企業90%以上的占比。

          這樣的差距緣何而來?

          “從國際比較看,我國大企業對規模擴張的偏好較爲明顯,相當一部分中國大企業都傾向于優先做大企業規模。”缪榮說,考慮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具體階段,中國大企業傾向于快速做大規模有一定的合理性,但過于追求規模的擴張,會分散企業有限資源,導致企業無法投入更多資源進行技術創新與人力資本積累,從而弱化企業核心競爭力。在規模擴張過程中,不可避免地需要投入大量資金,這可能迫使企業提高資産負債率,推升企業財務風險。此外,過快進行大量並購重組,由于整合風險,可能給企業持續穩健增長埋下隱患。

          中國大企業應轉變規模擴張偏好,以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高質量發展

         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,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。如今中國500強,還需再添一把勁,再加一把油,朝著既定目標,堅定信心、蹄疾步穩。

          ——凝心聚力,矢志不移,強化創新驅動發展,在核心技術自主可控上下功夫。

          中國大企業應當轉變規模擴張偏好,切實增強危機意識和緊迫感,將更多精力與資源投入到企業做精、做優、做強,以關鍵核心技術實現企業長期可持續的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“心無旁骛專攻主業,濰柴實現了從小到大、由弱變強的曆史性跨越。濰柴在全世界整合資源布局,是紮紮實實幹好自己的事情。”中國500強企業濰柴集團董事長譚旭光表示,企業的收入、利潤分別從2008年的500億元、29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2200多億元、100多億元,就是專注帶來的回報。“10年來我們立足‘高端’,僅發動機板塊的研發投入就超過了150億元,每年研發占比超過5%。”

          ——搶抓機遇,互利共贏,以全球視野謀劃發展,不斷提升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。

          當前國際上單邊主義、貿易保護主義擡頭,不穩定不確定性增加,中國大企業須積極利用全球規則、全球標准,結合企業自身優勢,主動參與世界競爭與合作,提高全球資源配置能力,增強産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。

          “中國企業要在世界上創造出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,一定要有核心競爭力。本著開放性的創新思路,海爾近年來整合全球資源,已形成一個完善的全球研發體系。國際四大標准組織之一的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已通過建議書,由海爾牽頭制定大規模定制模式的國際標准。”中國500強企業海爾集團總裁周雲傑說,近年來海爾主推的COSMOPlat(大規模定制平台)也是海爾國際化的碩果,“這是首個由中國企業主導制定的制造模式類國際標准。”

          ——攻堅克難,大膽探索,深入推進企業改革,更大程度激發內在動力。

          企業發展最終還是要依靠員工,如何進一步完善現代企業管理制度,健全法人治理結構和職業經理人制度,調動每一位員工幹事創業的積極性、創造性,是全世界所有大企業都需要攻克的難題。

          “要在人才選拔培養機制上下功夫,建立風險共擔、利益共享的中長期分配激勵機制,激勵更多的員工幹事創業;健全完善容錯糾錯機制,讓擔當負責的經營管理人員放下包袱、輕裝上陣。”王忠禹說,“誰排斥變革,誰拒絕創新,誰就會落後于時代,誰就會被曆史淘汰。希望越來越多的我國大企業能夠不畏艱難看長遠,在全球産業鏈和價值鏈上不斷實現自我超越,向中高端邁進。”

          ?